一盏晚间茶

医学森
半年更型养生博主
偶尔碎碎念
🌈

誓约

踏遍万山,你却仍在原地。

*被大结局虐的不行,哭肿了眼睛发小甜饼

 

沈巍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

他仿佛站在茫茫宇宙之间,没有立足之处,抬头望得见的只有璀璨的星空,那些光穿过亿万光年的时空来到他的眼前,然后又不停留地奔往前方,没有人知道它们最终去向哪里,就像他自己一样。

他觉得自己忘了些什么,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。

恍惚间,他听见自己笑着说,“我们来打个赌吧。”

赌什么?

“赌我和你穿过茫茫人海,下一世还能再相遇。”

沈巍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攥住了,一下子疼得不能呼吸,他慌乱地望过去,却只见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,愈行愈远。

沈巍突然认出来了,那是他追寻了千年的人。

“赵云澜!”他颤抖地喊着,想要冲上去攥住男人的衣袖,却发现脚下像是有千斤重,重得他抬不开脚。

“赵云澜——!”他拼尽浑身的力气大吼,绝望地看着那人的背影消失在星河之中。

你等等我……

 

 

 

他是被赵云澜摇醒的。

他慌乱的睁开眼,入目是赵云澜满脸紧张的样子,“怎么了?”他轻轻搂着怀里的人儿,“我在这里——别哭啊,你梦到了什么?”

沈巍闻言摸了摸脸颊,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。他粗喘着气,愣愣地盯着对方的眉眼,贪婪地看过男人的每一根睫毛,每一个毛孔,然后突然反过来紧紧抱住赵云澜,像是为了确认他的存在,竟是用了七八分力气。

“嘶——你轻点啊宝贝,上半夜刚被你要过能不能对我温柔点……”赵云澜实在搞不清状况,只能龇牙咧嘴地插科打诨。

“我梦见你离开了我——”沈巍把头埋在赵云澜的脖颈处,闻着对方身上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,心中像是哪里突然着了地,他慢慢放松下来,将手里的力气减轻了些,“我梦到——我梦到你自己去做了那镇魂灯芯,受尽了灵魂灼烧之苦,抛下我一人离去了。”他喃喃道,“你怎么忍心。”

大半夜老婆做噩梦,二话不说就骂他渣男,饶是赵云澜也被这莫须有的大帽子扣得发昏,他原本昏沉的睡意全部消散了,气笑道,“先不说有小郭这个现成的灯芯要我凑什么热闹,沈巍同志你好好想想,当初是谁要抛弃对方的?小人我冤枉啊——”

沈巍无声的笑了笑,但仍是不肯松手。

他怕,怕这个男人下一秒就不见了。

赵云澜叹了口气,轻声附在沈巍的耳畔,“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

 

巍巍昆仑,终年覆雪。

赵云澜执着沈巍的手,踏过遍地的雪,沿着一条山路缓缓前行。

“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?”沈巍看着先自己一步的男人轻声问道。

“让你看看六月飞雪,让你知道你老公有多冤。”

沈巍:“……”

赵云澜突然止住了脚步,回头轻笑,“还记得这条路吗?”

沈巍抬眼看了看,深沉夜色下的群山看上去都是一样的,千年的积雪映出冷清的月光。他曾经懵懂地跟随着昆仑君踏过万水千山,眼中却只有那身披青衫的大荒山圣,哪还记得这是哪条一条羊肠小道。他困惑地看着对方,摇了摇头。

赵云澜也不恼,只是伸手再度握住了沈巍的手,“来,我带你走。”

他们就这样一深一浅地走在雪地里,深夜的雪山中极冷,沈巍的睫毛上都冻出了一层霜,但这点寒冷比起黄泉千尺之下算不得什么,同样是走在那人的身后,万年前只能紧趋在其后,如今却能正大光明牵住他的手,沈巍觉得自己的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,带着无尽的喜悦和温暖。他轻轻回握住赵云澜的手,稍稍迈前一步,让两人并肩而行。

而连亘不绝的山峰就这样串起了千年。

 

 

“——到了。”赵云澜的声音掩在了朔风之中,他放下沈巍的手,往前又站了几步,“你再看看?”

是山巅。

天快亮了,从远处的山峰处透了点光,他看见不远处的山崖下是缭绕的云雾,然后是连绵的群山,而赵云澜就站在山崖旁,负着手静静地看着他。

一切都与千年前重合起来。

“这是……女娲交付你苍生的地方。”也是昆仑君抽筋拔骨,燃起镇魂灯的地方,他想起来了。明明是不久前才带着赵云澜在回忆中走过的地方,如今不是认不得,而是不想认得,不想再回忆起他承下世界之重的那刻,不想回忆起他为天下苍生散尽魂魄的样子,昆仑说不死不灭不成神,可他宁可留在那人的身旁,就静静地看着他的脸庞千年,这就够了。

赵云澜转过身,站在了曾经女娲站着的地方,他把手插进了衣兜里,轻声说道,“你看,天亮了。”

远处山峦连绵处有朝阳升起,原本寡淡的天空被晕上了鲜亮的橙色,熹微霞光就这么照射过来,映得雪山镶了金光,映得他们彼此看清了对方的面容。沈巍怔怔地看着脚下的黑暗一点一点被柔和的光线驱散殆尽,再抬头,却看见了青衫玉立,长发飘飘的熟悉身影,那个千百年来只存在于画上的男人正含着笑意看着他,让他差点以为自己仍处于梦境之中。他腿上一软差点跪在地上,身上却是控制不住的颤抖,他喃喃道:“昆仑……”

“是我。”

在赵云澜应声的那刻,山谷中扬起浩然山风,带着万山的欢喜向他们扑面而来,风中带着新雪初融的冷香还有生灵的气息,倾诉着对于他们共同父亲的依赖。而赵云澜就这么负手伫立在狂风之中,衣袂飘飘,掀起背后如水的青丝。

这是真正的大荒山圣了。

昆仑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然后无奈的耸了耸肩,“这个本来是打算七夕节时送你的惊喜,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。”他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是遗憾惊喜送的太早,还是埋怨沈巍给他扣上“始乱终弃”的大帽子。

他本来想着自家老婆肯定会很高兴,但是眼前那人像是被定住了,死死地盯着他一动不动。赵云澜想了想,心中有些懊悔这个冲动的举动,开始回忆自己到底是哪步没做好,刚想上去安抚时,那人却大步迈了过来,一把狠狠抱住了他,他听见怀里的人在深呼吸,像是下一秒就会爆发出来那样,然后他听见沈巍压抑着什么般低声叹道,“万年过去了……我真的等到你了。”

那声音像是跨越了千年,带着无穷轮回的沉淀,沉重得如同这十万大山压得赵云澜喘不过气来。

黄泉路上,奈何桥边,他等过他多少回?

“小巍,你记住,”赵云澜轻柔地捧起沈巍的脸,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,“我一直都在。”

“我既然已将这一份真心托付给了你,便不会再将它抛弃。哪怕是刀山火海,万山横槊,我赵云澜也会陪着你,所以你不要怕。”

沈巍顺着赵云澜的手望上去,看见那男人从未有过的平和模样,闻见昆仑君身上熟悉的淡淡竹叶香,那执着了千年的心突然疲惫了下来,他像是变成了那不谙世事的少年鬼王,心中压抑已久的感情终于决了堤。

“我找了你好久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看过你无数次踏过奈何桥,饮下孟婆汤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终于等到你了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梦里看到你再次抛下我,我真的怕得快疯了。”

赵云澜深深看了沈巍一眼,然后吻去那人眼角的泪水,“我知道。”他抚上那人柔软的头发,顺着他的眉眼望去,“我都是知道的。”

“不要怕,我在这里。”

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

 

 

后续:

赵云澜:“宝贝我都给你这么大的惊喜了,这回你让我上好不好?”

沈巍:不行^-^


评论
热度 ( 33 )

© 一盏晚间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