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盏晚间茶

医学森
半年更型养生博主
偶尔碎碎念
🌈

过客

梗概:这几千年来,他们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。
警告:背景设定在小说结局之后,私设多。 

【其实就是想看沈教授冲冠一怒为红颜(满足脸)】

01.
年后,赵云澜将两人合居的事情提上了议程。
他们的行动很快,没过几天事情基本上都干完了,最后只剩下将沈巍屋子里的东西搬出来了。沈巍屋子里的东西很少,再加上赵云澜之前也偷偷摸摸地试图搬过一次,轻车熟路,所以两个人基本上没费多少力气就搬的差不多了。
只是两个人都心口不宣地忽略了那个锁着的房间。

“那个房间你打算怎么办?”在封纸箱子的时候,赵云澜终于耐不住,抬头轻声问道。
沈巍帮忙按着纸箱,低头沉默了一会,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,径直走向了那扇常年紧闭的门,手腕翻转,打开了之前设下的昆仑锁。他轻推房门后在门口顿了顿,然后扭头垂眸,“想进来看看吗?”
赵云澜虽然之前已经看过了,但还是点点头从铺满纸板箱的地上站了起来,拍了拍裤子后走了进去。
大概是主人很久没有踏进这个房间了,进门的时候可以清晰的闻到一种许久不透风后闷闷的味道,旁边的窗帘刚被拉开,冬日的阳光斜斜地从窗户中透进来,扬起的灰尘颗粒在光线中缓缓下落。
而沈巍就背对着他站在房间正中间,他一侧的肩膀浸润在阳光中,另一半却隐于黑暗,周围围绕着一圈赵云澜各个年代的画像或者照片。他站得笔直,双手僵硬地插在裤兜中,像是在忍耐些什么。
“……小巍?”赵云澜小心地出声询问道。
沈巍动了动,整个人像是重新活了过来,但仍没有转头。他细细地看了一圈不知端详过多少遍的画像,过了一会后他才缓缓叹道:“多少年,我真的等到你了。”声线压得平稳,但最后仍是带了丝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看上去可是让人心疼的。
赵云澜心中一颤,大步迈了过去一把搂住他的爱人,附在他耳畔轻声说道:“我在这里。”
沈巍一愣,随即覆手抓住他的双手,似是为了确认他的存在竟用上了七分的力。

“你可知,我等了你多少世。”

02.
他看过赵云澜百世千态,王侯将相,山野莽夫。
一开始他总是在那人刚入轮回时便候着,端着斩魂使的身份看他人间百年,最后在黄泉的另一边静静看着他跟随众人踏过奈何桥,仰头喝尽孟婆汤踏入下一轮回。
有一世,那人世袭武将,金戈铁马,领着百万雄师大破敌军。他隐在黑暗中看着那人簇拥在将领中喝着酒放声大笑,潇洒无比,却不料多年后功高震主,一朝将军沦为阶下囚,株连九族,死无全尸。
再有一世,他生于皇家是个富贵王爷,前半生享尽富贵,却不料当朝皇帝只愿寄情山水,国家风雨动荡,金兵入侵,国破家亡,他同妻儿慷慨赴死。
沈巍手持斩魂刀踹开阎王殿,连斩九王,将刀抵在最后一个阎王脖颈处要他改了赵云澜的命数。那矮胖老头感受到斩魂使发出的噬骨寒意,止不住的发抖,口中却道那昆仑君身为四圣,转世命中自然富贵无比,只是铸了大错,以自身魂火创造鬼族,那因果自然要背负的。话音未落,沈巍面无表情地手起刀落,转身寻了判官要他改命。
一脸福相的判官瑟瑟发抖,说这应该是阎王做的决定。
身披黑袍的斩魂使冷笑道,那十殿阎王均被我杀了,你说还有谁做主?

你这般罔顾性命,不怕遭天谴吗?
我本就是出身于大不敬之地,被天下人唾弃的存在,你说我怕不怕?

03.
至此之后,昆仑君转世再无命极富贵,却享得福寿双全,儿女满堂。

04.
这是心魔了,沈巍自知。
他贪恋那熟悉的面容所展现的笑意,他欢喜地看见那男人不再背负十万大山的重任而自由自在地生活,但他同样嫉恨他身旁的人,能心安理得得到镇魂令主的真心,而他却只能身披黑衣,透过缭绕的黑雾听那男人尊敬地喊一声“大人”。

他嫉妒得快要发狂,恨不得将那些人剥皮噬骨,将那男人占为己有,看他在自己身下被欲望吞噬,将他最好的一面藏匿于自己怀里。

鬼面大笑,说你那心上人如今不过凡人,我帮你把他绑来如何?
他心中一震,但手上斩魂刀已经挥了过去,他冷冷道,“不要痴心妄想。”但扪心自问,他不敢回答。
那以后,他便有意与那男人疏远了距离。生老病死又与他何关,他不过是赵云澜每一世的过客罢了,他对于那人也是一样。
真正的昆仑君早已死了,那青衫曳地,执他手游尽十万大山,许他一分真心的昆仑君早已不在了,沈巍告诉自己。再抬眼,他仍是三界畏惧的斩魂使。

04.
当他知道自己被亲兄弟算计后,胸中涌起滔天怒意的同时却也有一丝掩不住的期待,他忍了千万年,心是真的累了。
理智让他远离,但心中那一丝不曾逐去的心魔让他忍不住驻留片刻。罢了,他不想再抗争,大封不保也就是近百年的事情,生不能同生,死总得拉着他一起。
他剜出心头血,看着赵云澜惊痛交加的表情,看他一步一步走入自己设计的陷阱,心中不由得升出狂喜。当了这么多年无关紧要的人,他总是要在这个男人的心里刻出点只有他的位置。

05.
沈巍松开抓住赵云澜的手,轻轻拂去眼前一个相框上的灰尘,看着照片里穿着中山装的人展现出的笑颜,嘴角不由得向上微微一弯,“这么多年,你一直都在。”
说罢,他转身向前踏出一步,正好整个人浸入了阳光中。他双手围住赵云澜的腰,然后轻轻附上了赵云澜的唇。
唇瓣厮磨片刻后,他抬头释然一笑,长睫之下是掩不住的温柔,“这些都封起来吧,毕竟你已经在我身边了。”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40 )

© 一盏晚间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