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盏晚间茶

医学森
半年更型养生博主
偶尔碎碎念
🌈

【巍澜】斗地主

沙雕文,一起围观特调处成员教老古董沈教授打牌

01.
近期特调处特别无聊。时处隆冬,龙城接连下了几天的大雪,虽说没成灾,但还是出行不便的。人们不肯出门,非自然刑事案件自然少了许多,光明处四号众人都快长蘑菇了。

“不行。”赵云澜懒懒地打了个哈欠,“咱们打牌吧。”
本来各自趴在办公桌的众人瞬间清醒过来,纷纷表示领导的意见真是太有建设性了,还没等赵云澜发话就主动搬着椅子围坐在他身边。
大家期待地看着他。
他和蔼地看着大家。
“牌呢?”赵处长一针见血指出问题。
郭长城一下跳了起来,“我去买!”
问题圆满解决。

02.
剩下的大家开始讨论更重要的问题。
打什么?
争上游!祝红举手。
抽乌龟!林静举手。
抽你个大头鬼,斗地主吧。赵处长又一次做出重要指示。

03.
牌买回来了。
但问题是斗地主得四个人,楚恕之出差了,汪徵表示不感兴趣,剩下还多一个,大庆不算。
赵云澜扭头问沈教授:“你会玩吗?”
沈巍诚实的摇头:“不会,你们玩……”
话还没说完,就被赵云澜打断了,“那好办了,林静你来教沈教授,祝红和小郭,我们打牌。”
林静不服气:“凭什么?”
赵处长撇他一眼:“要为老百姓着想啊,林静同志。这样吧,我回头跟桑赞说声明年的党课名额让给你了,你觉得呢?”
人民公仆林静举手:“我发现教人特别好玩儿,我来教我来教。”
官大一级压死人,今天的赵云澜也很满意。

04.
众人和沈巍大致讲了讲游戏规则,然后就开始打牌。
祝红手腕翻飞,两副牌洗的很漂亮,然后熟练地抽出几张牌压在下面,另一张反着插进牌沓里。
发牌,地主正好轮在祝红手里。
地主祝红打了个对子,赵云澜手里正好对子特别多,心中一喜,不动声色地接了上去。郭长城没接。
林静低头和沈巍说了几句,后者点了点头,扔了个2炸弹。
赵云澜一愣:“你这牌这么好?”沈巍没接话,见大家都不要,又在林静的指示下出了一张牌。
赫然一只3。
赵云澜面无表情地站起来:“林静同志,我忘了,之前上面说西北那里出了点事,明天我就批你过去出差。”

05.
过了几轮后,沈巍终于摸出了点门路,但是赵云澜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。他在小郭又一次扔出炸弹时和蔼地发问:“小郭啊,你怎么每次都有好几个炸弹啊?”
小郭抖了抖,差点把牌洒出来。他胡乱把牌塞好,弱弱地回答:“我,我也不知道……大学里时也是这样的。”
哦,原来功德厚还能体现在这里。赵云澜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。
“那个,小郭啊。”他语气随意的说道,“我突然想起来,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关于年度总结报告还没给我?”
小郭惶恐,瑟瑟发抖地问领导:“您不是说那个是下个月再交吗……”
“我改变主意了。”
小郭愣了一下,然后迅速点头,扔下牌就跑路了。
林静摩拳擦掌地坐下来:“终于轮到我了。”
“……小郭你回来吧,晚点交就晚点交。”
林静敢怒不敢言。

06.
一开始赵云澜还有意让着沈巍,但后来他发现自己的道行够不上了,被沈巍连坐几次庄,毫不客气地连赢好几把。
沈巍发觉赵云澜小心翼翼看着他的眼神,便温和的笑了笑:“怎么了?”
“……打得不错啊沈教授。”赵云澜被发觉了,于是大大咧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表扬道。
沈巍低头谦虚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算了算牌而已。”
“可我们也算啊?”
沈教授抬眼,对着他弯了弯眸子:“我算的比较好吧。”

07.
今天的赵云澜也很心累。



旅游大巴使人高产.jpg

评论 ( 8 )
热度 ( 50 )

© 一盏晚间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