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盏晚间茶

医学森
半年更型养生博主
偶尔碎碎念
🌈

挣扎1 关周【盗梦空间au】

警告:

盗梦空间au

文品不好,属于自己写爽了就提着裤子跑了的那种,填不填坑看心情和反馈【】

上次写文还是两年前,写崩了请见谅【捂脸跑】

 

正文:

    “婶儿,给我来两个包子一袋牛奶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小周——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巡递了钱,伸手接过了早餐铺的老板娘递来的两个塑料袋,两个包子装在了一起,隔着层袋子冒乎着热气,肉包子独有的香气扑面而来。他满意地挑了一只个大的叼在了嘴里,然后继续上班去。

       周巡家楼下就是一串买早点的铺子,倘若不是在队里忙得昼夜不分他都会到这家店里买早点,一来二去那摊主也就认识他了,给的包子都会往大个儿的挑。

       赶早的人们熙熙攘攘从周巡身边擦过,耳畔是各摊主叫卖早点的声音以及油条下油锅时的“滋啦”声。周巡缩着脖子三两口吞下一个肉包,然后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吹了个激灵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这是津港一个普通的冬天。

 

       许是因为靠近北京,津港这几年的空气质量也并不是很乐观,今天更是严重,已经到了五米以外人畜不分的地步。周巡低着头吸溜着豆浆,一边一路小跑打算早点到办公室里——他总是不喜欢戴防霾口罩,只是因为觉得烦。

       但跑着跑着,周巡就觉得不太对劲儿了——这跑步这么久总该已经到了,可如今眼前的似乎只有茫茫大雾。再仔细一听,似乎是连声音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心中一惊,慢慢放缓脚步,警觉观察周围的同时从腰间抽出配枪来,然后靠着绿化带的一侧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很快,他到了一个路口。

       湿冷的雾气中他什么也看不清,只是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些争吵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“——我不管,明明是你撞倒了我的簸箕筐,你赔我!”

       “老人家您消消气,我这车离你这么远是不可能撞到您的,肯定是您看错了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周巡一愣,只觉得这对话耳熟,下意识地就往路口拐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周巡。”有人在路对面叫他。

       周巡迅速地一扭头,眯着眼睛却只看见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,脖子上挂着一条滑稽的紫色围巾。

       那人他觉得眼熟,却又想不起来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在他愣住的时候,那男人却转身向前走去,似乎是快要消失在大雾之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周巡心中突然冒出一丝惶恐,直觉告诉他必须追上去,但双脚却是被定住了一样迈不出去。他想张口叫住那男人,却发现自己用尽全力却也发不出声来,耳畔仅有些争论声断断续续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——我不管,你这五十元别想耍赖!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那男人接下来说的什么他也听不清了,浓稠的大雾迅速扑向他,不知哪里来的沙尘灌满了他的嘴巴和鼻腔,窒息下的他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涌上来的是无尽的黑暗。

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周巡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巡惊得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没想到没控制好力度,猛地被桌角磕了一下,掌握不好平衡就势摔在了地上,他瞬间倒抽了一口冷气,整个人倒是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吧?”头顶上声音传来,听起来带了些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没事儿,”周巡从地上爬起来,随便拍了拍裤腿,“抱歉啊刚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睡了过去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后面的话被硬生生掐断了,因为他抬头看见了坐在审讯椅上的关宏峰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怔怔地望着对面的人,对面的人也就盯着他瞧,两人都不说话,整个审讯室里安静得很。审讯室窗户被寒风打得轰隆作响,似乎下一秒就会碎裂。墙角似乎是漏风的,漏进来的冷风吹得他的脚发冷。审讯室一片漆黑,只凭着从窗户渗进来的月光些许亮点。

       对面的关宏峰似乎是埋在了阴影里,什么也不说,只有那双冷清的眼睛还盯着他,盯得他心里发凉。

       周巡突然想起来了,他眼前这位是目前“213”灭门惨案的嫌疑人,前不久还在他眼皮子底下和关宏宇交换身份,玩着共同扮演一个人的小把戏。

       这人倒没有身为嫌疑人的自觉,那双锋利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看,就好像是从前坐在队长办公室的办公桌后面,等着他自己认错,然后再毫不留情地对他说教一通,那话语拿捏精确,锐利得让他觉得自己是赤裸地面对眼前这人,心里所有的事情都袒露在他面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妈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老关啊……”周巡躲了眼,皱着眉撸了撸头发,然后从兜里掏出了根烟,点燃后抽了两口后继续说道,“我知道你是被诬陷的,但你得告诉我真相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能帮你,你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审讯室里又是一片寂静,耳畔只有窗外风刮过的声音,窗户上的玻璃在振动。

       周巡烦躁地深吸了一口烟,感受高温在喉咙里灼烧的滋味,很烫,不过他习惯了。接着他一仰脖子向天花板吐出那口烟,静静地看着白烟向上盘旋,然后慢慢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“老关,你得说话。”他压了压心里的躁意,尽量心平气和地说话,好像是在安抚一个不肯配合警察工作的小女孩,“你这个样子我也帮不了你不是?”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,“宏宇和亚楠肯定也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眼前的人终于动了动,带着轻嘲的语气只问了句,“你怎么肯定我不是关宏宇?”

       周巡一愣,然后低转头笑了一下,“我怎么肯定你不是关宏宇……”他重复道,“我他妈当然肯定了。”突如其来的怒气让他一把推开椅子站了起来,双手撑在桌子上自上而下地俯视着这个男人,“是,关宏峰,我之前是没认出你来,那是因为我对你信任,我信你不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。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”他冷笑了一下,“我们认识十五年了吧,这么多年了,我对你的声音,对你的动作真的太熟了,他妈的就算你什么都不做,就像个木头一样杵在那里我也能把你们两个分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然后轻吐出来,恢复了平静的语气,居高临下地望着对面的关宏峰“所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那天晚上,你和什么人联系了?”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像是突然对窗户起了什么兴趣,把头微微侧过去专心致志地盯着那块有条裂缝的玻璃,“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谁?”周巡下意识地接下了话,然后顺着关宏峰的视线扭头警觉地盯着窗外看。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终于笑了一下,转回头盯着周巡缓缓地说道,“当我的徒弟,梦境可不能设计地这么蹩脚,说出去丢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窗外的厉风像被按住了暂停键一般,窗户上永无止境的捶击声消失了,取代的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

       有人在敲门。

 

       周巡丝毫没有被识穿后的尴尬,只是无奈地笑了笑,“我知道还是瞒不过你,但我又何尝不是真心想帮你。”他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审讯桌上,点燃了第二根烟,“你这件事牵扯到的利益关系太多了,越是抽丝剥茧露出的真相也越吓人。有证据显示上面也有牵涉其中的,我不知道是谁——”敲门声逐渐频繁,他语速也越来越快,“所以我只能以这种方式和你交流,你要相信我,老关,我周巡他妈的就算死了也不会背叛你的,你明白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越来越凶狠的敲门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周巡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随着一声巨响,铁门轰然倒塌,紧接着闯进来的是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,他们团团围住了周巡,然后动作划一地举起手中的枪支。

       周巡狠狠地吸了口烟,然后抬头平静地对着眼前的枪口。

       随着剧烈的枪响,一切又重回黑暗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周巡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巡揉了揉眼睛,一把扯下了手上的管子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比预计的早醒来十五分钟,发生了什么?”眼前的技术人员抱着一个表格本低头记录着些什么,一边以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他单手撑着床坐了起来,然后整了整自己的头发,一转头就看见仍然处于睡梦中的关宏峰。他叹了口气回答道:“还能发生了什么,就是被发觉了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否需要他人介入?”

       “别啊你们,我和老关共事十五年了,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他了,再让我试几天,如果再套不出话来人就交给你们,行吧?”

       那人抬眼望了望他,接着认真听着耳麦里传来的指令,末了回了声“是。”然后朝周巡说道,“顾局说只给你一周的时间,一定要查出关宏峰辞职之前的联络网。”

       周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对了周队,还有一件事儿,”那人俯下身轻轻靠在周巡耳畔说道,“顾局还让我转告您,在此期间还是别和别人有联系了,省得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——tbc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9 )

© 一盏晚间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