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盏晚间茶

医学森
半年更型养生博主
偶尔碎碎念
🌈

【百日蔺苏】【01/06 Day 44】粉子蛋

南影:

概括:蔺晨生命中有两个很重要的人,一个是梅长苏,一个是吉婶。前者他牵挂了一辈子,后者的手艺也是。


 


(一)


吉婶忘了她是什么时候上的琅琊山,只记得那时她还被别人唤作吉娘,总之是挺久之前的事了。


那时她家老头子死了,家徒四壁无依无靠,她便只身一人走上了琅琊山,什么也没带,也没什么可以让她带的。老阁主蹲在她面前微笑,说阁里正好缺一个喂鸽子的,你可以么?


吉娘心想这大概和喂人吃饭差不多,于是忙不迭地点头。


后来大概吉娘是真把它们当人喂了,一只只肥的跟个肉球似的,到了连阁主也看不下去的地步时,她又被调去当一名厨娘。


 


这大概是老阁主做的最后悔的决定之一。


 


后来蔺晨抱怨说自己这么大张脸就是被吉婶喂出来的。梅长苏困惑,说我还以为你蔺少阁主是之前那群鸽子中的一只,就是成仙了身子也没瘦下来。


蔺晨佯怒,想当年我长身玉立,迷倒琅琊山上所有女性的时候,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,真是个没良心的。


梅长苏憋住笑,山上一共几位女子?


……两个。蔺晨老老实实地回答,一个吉婶,一个门口卖桃儿的李婆婆。


 


(二)


不过至少蔺晨没说错,吉婶确实挺喜欢蔺晨的,母亲对孩子的那种喜欢。


蔺晨小时候特爱吃夜宵,有的没的就钻到厨房里找她。小家伙长得粉雕玉琢的,口才也特别好,每次都把她哄得特开心。


反正结果就是当天的粉子蛋中总会多出一个鸡蛋。


她也不太清楚蔺晨对粉子蛋到底有什么执念,总之日积月累下来,蔺晨的脸是越来越圆了。老阁主也觉得这不太好,便不许吉婶再给蔺晨做夜宵。


只是那段时间厨房里总是隔三差五就少一只流油的烧鸡,或者一整只火腿。


大伙不开心,蔺晨很开心。


 


不过在吉婶眼里蔺晨大概就没不开心的时候。


 


就比如他小时候练轻功,老阁主嫌他重,飞不动,于是罚他每天少吃一顿。蔺晨大半夜地跑过来跟她诉苦,顺便手里捧着一碗白鱼羹吃的喷香。吃饱喝足后就喜滋滋地夸她,哎,吉婶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啧啧。


那段时间她都不敢正眼看老阁主,莫名的心虚。


 


如果当年梅长苏没进琅琊阁,大概事情也就这么发展下去了。


 


(三)


吉婶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认真的蔺晨,这是真话。


那时候梅长苏刚刚拆下绷带,虚弱的连路都走不了,只能半躺在床上,只是盖了再多的毯子也叠不出他的身形。蔺晨一边替他上药一边打趣说我看你就剩下把骨头了,好像救回来了也没什么用。梅长苏虚弱的笑笑,刚想搭话便又是一番剧烈的咳嗽,咳着咳着人就又昏了过去。


一开始蔺晨老是手忙脚乱的,又是掐人中又是大喊着老阁主快过来。后来遇到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,嘴上骂着梅长苏说你怎么这么烦,手上动作行云流水,之前备上的汤药细心替他喂进去,待人清醒的时候再跑到吉婶那里要一副姜汤,有时心情好了还会顺些零嘴回去,大多数是当着梅长苏的面吃的,馋他。大致意思是既然你让我心发慌那大家都别想好过。


 


跟个孩子似的。


 


那些日子蔺晨瘦了很多,吉婶心疼,但碍着身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好在晚上给他端一碗粉子蛋,多加一个鸡蛋的那种。


蔺晨把头从医书中抬起来,接过碗笑着对她说了句谢谢,然后继续低下头看书。


“天晚了,公子还是早些休息吧。”


“不打紧,”他嘟囔着翻过一页书,书是他在老头子的藏书阁里翻出来的,纸张早已发黄,翻动时带着些脆响,“趁长苏这两天身体好我多看看书,秋分之后露气重了,恐怕还有的忙。外面也黑了,你早些回去吧。”


她待在后面看着蔺晨融在烛光里的背影一会,然后悄悄退下。


“是。”


 


第三年梅长苏的身子好了许多,也得着劲同蔺晨胡闹了。


……原本只是一个人在胡闹,现在都有俩了。


她端着两碗猪蹄汤站在门口,望着里面一人趴在地上抓住另一人脚脖子狂笑的场景,心情很复杂。她思来想去,还是准备离开,大不了这两碗汤给甄平和黎纲吃。


“哎,吉婶你去哪儿啊?”里面蔺晨反应过来,扯着嗓子大喊,“我闻到猪蹄汤的味儿了。”


于是她走了回来,看见刚刚闹腾得欢的两个家伙正可怜巴巴地望着她,跟门口那只没人要的阿黄似的,就差没摇尾巴了。


“吉婶真好。”梅长苏眯着眼笑道,“只是蔺少阁主说他这几日又胖了动作不太灵活,他那碗就别吃了吧,我代他就行。”


“长苏你大爷的!小心吃多了胖成猪头。”


“那也比你瘦。”


“……也是。”


吉婶憋着笑差点岔气,放下两碗汤赶紧就逃走了。


 


(四)


梅长苏去廊州前一个月,蔺晨把吉婶叫了过去。只是他们话还没说一句,蔺晨一个规规矩矩的晚辈礼已经行了下去。


吉婶匆匆忙忙躲开,说蔺阁主您这是做甚,老身可承不起。


蔺晨不动,说我有一事想托您去做。长苏要去江左盟了,那里的人我放心不下,您能否陪着去照顾他?我蔺晨感激不尽。


吉婶当然知道这“照顾”的分量有多重,所以她承诺,说道老身以性命作为担保,定会照顾好梅公子。


蔺晨松了口气,对她沉声说了句谢谢。


那是他说过的最郑重的一句话。就两个字,却字字嵌在她心坎上,挺疼的。


心疼。


 


(五)


说起来她其实也没能照顾梅长苏多久。


梅长苏不像蔺阁主那般馋嘴,最爱的吃食也没什么,顶多就是爱点甜食。


于是吉婶有次擅作主张给他做了碗桂花芋头汤,就是那种煮得软糯的芋头泡着红糖熬的汤,表层撒一把干桂花的点心。桂花味不浓,只有丝丝缕缕随着热气飘上来,但闻起来却是舒心。


听阁中老人说这是金陵富贵人家最爱吃的甜食。


她欢欢喜喜地跑去端给梅长苏,那人半晌不说话,只是盯着那碗芋头汤发愣。吉婶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知道她大概是闯祸了。


待那碗汤凉了他才反应过来,微笑说吉婶辛苦了,你怎么知道我最爱吃芋头汤。


分明眼眶是微红的,他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。


只是吉婶不挑破,顺着他的话笑道,荀大夫上次说芋头养身,这次记起来了给您做上一碗。


梅长苏笑笑,还是烦劳吉婶多心了。只是这廊州的桂花总没有金陵的好,下次就别做了罢。


吉婶点了点头,带着那碗未动过的芋头汤退了下去。


那天夜里梅长苏突发高烧,浑浑噩噩地说了很多话,她跑过来送姜汤的时候听到一次,似乎是“父帅”,也有可能是“蔺晨”,反正她没听太清。


自那时起她就极少单独给梅长苏做吃食。


 


有时候她觉得梅长苏活得挺累的,好端端的一个人硬要把自己整得像个复仇来的厉鬼,反正在她眼里随遇而安就好。有次甄平听见她这么问,不屑一顾地丢下四个字转身就走。


妇人之见。


吉婶嘴上骂着说你小子有本事今年不吃肉,但心里想着,可能还真是。那些儿时爹爹对她说的家国大义,忠贞为国她全都不懂,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男人宁可抛下妻子儿女也要去死。爹爹看她茫然的样子长叹出声,说了你也不懂,总是妇人之仁。


她也就认了。


 


(六)


吉婶是听蔺晨亲口说的丧报,跟着苏宅里的弟兄们一起。他的嗓音很平静,可吉婶却觉得下一刻蔺晨就会倒下来。


她在心里低叹,不知怎的总觉得缺了些什么。


“吉婶,你是回廊州还是跟我回去?”蔺晨问她,眉目间蕴着丝疲惫。


鬼使神差的,她回答道,“廊州吧。”


大概是怕了蔺晨那副模样,也大概是怕再看到那些天她走过的阁子,总觉得里面应该还有两个长不大的人在互损。


她怕了。


“好,吉婶保重。”


她点点头,走之前给他再做了一碗粉子蛋。


 


到最后吉婶也不知道家国大义到底是什么,只知道她大概是没有机会再做一碗多加一个鸡蛋的粉子蛋了。


挺可惜的。


-------------


借着地方说一句,希望考试周里的小天使们都能取得好成绩。


上天保佑我选修的三门人品爆发阿弥陀佛。


文不好吃我认错。

评论
热度 ( 217 )
  1. 一盏晚间茶南影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纸月南影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一盏晚间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